健康
生活
知识
学习
 
 
和平的灵魂




文:《玛利嘉儿》香港中文版2000年5月刊

提供:
sicilia
 

 

在印度西北部沙漠区的阿布山上,一群奉行瑜伽冥想精神的印度女子,不单掌管一所在全球七十多个国家拥有三千多个分部的“世界精神学院”,更在山上的村落推行农村生活改革。



 
 
 
 
 
 
 

她们坚守的信念是:当我们改变时,世界也随之而改变。“瑜伽”这名词,近年已成为“新纪元”养生与健美的同义词。从欧美到东南亚,年轻一辈都把它奉为都市生活的最佳减压之道。这种集修神、修身、修德于一身,源自远古印度文化的哲学,在不少印度人眼中更是印度智慧对世界文化的一大贡献。

时至今日,瑜伽派系之多,好比遍布印度的各种宗教和诸般神祗。其中有强调练习呼吸与柔软体操的“运动派”,也有鼓吹打坐冥想的“思维派”。

在印度阿布山上建立基地的皇道瑜伽(Raja Yoga)派系,最叫人瞩目的并非每年吸引来自世界各地数以万计的修行者,而是它对女性力量和地位的肯定。这个由全女班领导人组成的世界性组织,更踏出瑜伽追求“自我圆满”以外的另一步,在印度山区的落后农村中,开拓医疗及学校扶助计划,叫人对这群冲破传统的印度女人刮目相看。

位处印度拉贾斯坦(Rajastan)沙漠区的阿布山(Mount Abu),向来是著名的避暑幽山美地,其中名为蜜糖林(Madhuban)的湖滨地带,正是皇道瑜伽“博乐门古默丽思”(Brahma Kumaris)世界精神学院的所在地。

这儿是一个白色的世界--以纯白为主色的建筑物,令人想起一座一尘不染的医院;眼前所见四处走动、立着、坐着的,全是身穿白袍的男女。唯一可辨认他们的分别之处,相信只有从他们的不同肤色;一问之下,你更会发现自己有如置身联合国,除了印度本土人以外,来自欧、美、亚、非,甚至南北极的都可能随时擦身而过。

这里的共通语言只有一句话:“Om Shanti”;意思是“和平的灵魂”。这句适用于任何场合的问候、祝福、告别语句,也仿佛成了彼此之间的暗号,提醒大家来到山上,为的正是追求心灵的平静和传扬世界和平。

每天清晨四时许,大家都冒着山上的寒气起来冥想。皇道瑜伽主张以冥想作自我提升,以达致身心灵调和的境界。修行者平日更厉行素食、禁欲,以至守独身等原则,甚至不吃餐厅、食肆或外界提供的饮食。

偶尔有附近村落的女工来到蜜糖林,她们充满色彩却又褴褛的衣衫,与山中的这群“白衣天使”总是凑成一个强烈的对比。

负责管理这所可容纳千多人的学院,并且长居于山上的,包括四百多位全职人员,以及由十六人组成的行政委员会。而领导委员会每天在山上的工作及世界各地发展计划的,全是一群自小修行的印度妇女。

在十人围拢一起的人群中,你总是难以看到她们的面孔,因为她们都长得那么矮小;然而你又必然会感受到她们的出现,因为她们无论走到哪一角落,都会被人群所包围。

博乐门古默丽思的两位领袖,分别是现年七十九岁的达第普拉卡什马尼(Dadi Prakashmani)和八十四岁的达第强奇(Dadi Janki)。人人都称呼她们作“达第”(意思是师姐),并且把她俩尊为最高精神领袖。

任何与达第作亲近接触或交谈的人,都几乎抱有共同目的--想亲身感受一下她俩的精神力量及真性情(包括做访问的记者)。作为千万人拥戴的领袖,她们是否真的与众不同?

达第强奇被称为“世界上最平静安稳的心灵”,数年前曾有脑科专家对她的脑电波进行测验,发现她在日常活动状态中也能发出一种名叫delta wave的脑电波,一般人只能在熟睡状态或深思冥想中才会发出这种电波,其能量足以使人内在得到更新,精神也更易集中。

生于一九一六年的达第强奇,二十一岁时正式加入由博乐门古默丽思创办人布拉玛芭芭设立的学院,并且决定打破传统印度妇女所受的束缚,脱离逼她成婚甚而把她禁锢的丈夫,立志一生献给精神领域的研究和为人类服务的事业。

经过二十多年来不断周游列国,宣扬和平信息及瑜伽思想哲学,达第强奇对世界各地女性地位及角色的转变亦有个人体会:“现代女性的确已变得愈来愈自信,并且对自己可充任的角色有更大的醒觉;不过,她们依然要面对女性常有的弱点,如过于敏感、痴缠、容易情绪低落、及缺乏自尊。当女人发现被男人欺骗时,更往往失去自控及宽恕的能力,这是我希望女性能更进一步的地方。”

作为行政首脑已逾三十年的达第普拉卡什马尼,对于未来世界是“女人所主导的世界”深信不疑。“我相信女性拥有的两个很独特的本质--为爱付出和为爱牺牲,都足以令她们成就更伟大的事情。其实早在印度的远古历史中,女性原是受至高尊重的‘大地之母’,只是后来因建制而改变;如今我们即将进入一个新的阶段。” 正如许多女孩子一样,两位达第都爱送出小礼物,尤其是派发山上特制的糖果。甜蜜的心意,也许正是她们力量的所在。

第一天踏足阿布山的人,大多以为这仅仅是一个与世隔绝的瑜伽静修中心,更不会注意到这个已有千多年历史的村落,共有五万多们村民居住其中。可是他们像许多印度人民一般,活在缺乏基本卫生设施的贫乏处境中,最接近的医疗中心,也要步行数公里。

在博乐门古默丽思倡导下,一所全球医疗研究中心于一九九一年正式成立。这所拥有一百二十张床位及十个诊症室的医院,为村民带来优质医疗服务的希望。可是对于部分行动不便或依然抗拒踏足医院的村民而言,这所医院形同虚设,直至一位热心瑜伽女子的出现,农村的医疗服务才露出一线曙光。

九年前从英国念毕医科回国的Dr. Vinay Laxmi,两年前一手开拓了农村外展计划,每周两次带领一支医疗小组前往事先选定的村落作健康咨询、身体检查、提供基本保健指导及治疗药物。

据粗略估计,山区村民中接近四分一患有结核病;六成小孩身上都长有疥癣。而各种皮肤病如皮炎、细菌感染更是多不胜数。

Dr. Vinay每天在工作十多小时之余,还要兼顾农村外展工作,除了有过人体力外,定然也有难得的毅力。

“自从十六年前开始修练皇道瑜伽,每天冥想就是我力量的来源;每当想到可以在村中散布爱心及和平,我便只会想起还有许多等着做的事情。”说话速度快人的Dr. Vinay不忘分享她的信仰。

二千年二月的某一天,阿布山上其中一条细小的村落Salgaon Village,正式设立第一所小学,三个教室刚好足够容纳村内的百多名学龄小童。

Dr. Vinay有见学童每天饿着肚子上学,于是又开展了营养午餐计划,一面为学童编排每天的午膳餐单,同时也向小孩灌输正确的健康及营养知识。

这天下午,喝过牛奶,吃过麦饼的小学生正欢天喜地的在学校内嬉戏。永远在想新主意的Dr. Vinay又提出下一步的计划来。

“在别的村落,小学生都有整齐的校服穿,这群孩子却连可穿的鞋子也没有;此刻最迫切的正是为这方面的需要筹募经费。”边说边看着吃饱在玩的孩子,Dr. Vinay忽然想起自己还未吃当天的午餐。

孩子们围拢在Dr. Vinay面前向她热情的道别,大家都不忘加上一句共同的暗语:“Om Shanti!”




你可以在论坛中发表不同看法

 
           
 
   
YOGA.COM.CN 1999-2005 版权 保留所有权利 This Page is Copyrighted by the Webmas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