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
生活
知识
学习
 
 
生命中的窃贼

-From 香港世界宣明会《天国孩子》

 

 
谨代表yoga.com.cn向香港世界宣明会鸣谢;如果没有他们的努力,我们不能够重新感到自己的幸福是何其珍贵的,而故事中的每一位主人公也得不到重生的机会。谢谢!

 
 
 
 
 
 
 

“我告诉客人要用安全套,因为我有爱滋病毒......有些肯用,有些不肯。有几个顾客因此不肯要我......老板因为我把真相告诉客人,对我很凶暴。”



阿蓝只是一个平凡的女孩子,但在十四岁那年,她遇上了一群窃贼,一群抢掠她生命的窃贼。阿蓝最宝贵的东西:家庭、童真、自由、对未来的盼望......全遭剥夺了。她被卖落火坑,受囚禁,遭虐打;最後虽然得以逃脱,但已身染爱滋病毒。惟一安慰的,是在她最需要援手的时候,有人帮助了她。

人类社会中,既有残害生命的人,也有重建他人生命的人。阿蓝两者都遇上了。

* * * * * *

阿蓝生於一个农村家庭,家中九个兄弟姊妹中她排行第八,一家人住在泰国东部素辇府(Surin)的一条村庄。家中的生活,正如一般泰国农民一样,清苦平淡,可是一家相聚,倒也乐融融。然而,谁能想象得到,这平凡踏实的生活在大劫之余,是那样可望而不可即!

阿蓝受过小学教育,课余就像无数泰国女学童一样,帮忙家务。她们也有嬉戏的时候;虽然阿蓝对童年往事忆述不多,但她清楚说得出,她喜欢跟小朋友一起打排球。

童年的日子,平淡而无虑地过去了。

十四岁那年,阿蓝的生命天翻地覆。她的噩梦,从一个陌生人开始。

这个男人来到偏远的村庄,扬言可以代村中的少女在大城市里寻找工作。阿蓝跟其他年轻泰国农村少女一样,希望离开贫瘠的山区,到城市打工,一方面可以赚钱养家,一方面也给自己寻找新出路。可是她们对城市所知不多,要寻找工作,谈何容易。当一个自称从事职业介绍的经纪出现在眼前时,真带给她们无限的憧憬。

* * * * * *

十四岁的天真少女,跟随这个男人离开家园,可没有想到,这就断送了她的一生。

这个经纪是个淫媒,他把阿蓝带到泰国东南部的城市庄他武里(Chanthaburi),把她卖入妓寨。这个妓寨,前面是一所餐馆。阿蓝不错是在一所餐馆工作,可惜并不是在前台侍应,而是後座妓女。

“当时我是个处女,我不知道有关性的东西,也不知道避孕。其中一个较年长的女孩教我穿衣打扮和化妆。”

为了“教导”阿兰,给阿兰“灌输”性知识,妓寨的一个保镳把阿蓝强奸了。

妓寨内约有二十个女子当娼,阿蓝相信大部分是自愿的。不过,很多人开始时也像阿蓝一样受骗被卖。这些女子由於没有其他工作技能,而其他工作也不如当娼赚钱,於是便自愿留下,继续干下去了。

但是阿蓝有不同的想法,她不喜欢当妓女,尤其厌恶要列队让前来光顾的男人挑选。她说:“我不喜欢那些男人看著我的样子。”这些顾客,大部分是渔夫或工人,每人付出六十到一百铢嫖妓。阿蓝每天接客十个以上,但她一个月只得一千七百铢。

阿蓝的工作时间由晚上六时至清晨六时,日间睡觉,偶然也会起来接待一些指名找她的客人。她唯一休假的时候是月经来潮时;在保镳看管下她可以外出,去跳舞或买衣服。

阿蓝的顾客几乎没有人用安全套。她工作了几个月後,就怀孕了。妓寨老板给她堕胎,虽然堕贻是违法的。此外,她更被验出患上了“人类免疫力缺乏病毒”,俗称“爱滋病”。

“自此以後,我告诉客人要用安全套,因为我有爱滋病毒......有些肯用,有些不肯。有几个顾客因此不肯要我......老板因为我把真相告诉客人,对我很凶暴。”

* * * * * *

阿蓝第一次逃走,失败了,只因为她向当地的警方求助,结果让他们送回妓寨。

第二次逃走她就小心得多了。那天,她从二楼房间的窗口跳到另一座矮小建筑物的屋顶,然後从那里跳到平地上。这一回她学会了不向当地的人求助,她身上有二百铢,於是乘坐电单车到公共汽车站,在汽车站再坐长途汽车到了曼谷。

经过九个多月的禁锢以後,阿蓝终於逃出了妓寨的笼牢。可是,她已孑然一身,除了体内的病毒外,甚都没有了。幸好,得到当地的志愿团体相助,把她转介到一个妇孺庇护所栖身。

庇护所内住了三十六名妇女,大部分都曾受到虐待,或遭人遗弃,有些更带著孩子;其中五个女性,就如阿蓝一样,从妓寨中逃出来,同样染上了爱滋病毒。

阿蓝在庇护所内,除了有栖身的地方,有三餐食物外,还有乾净的衣服。所里还提供训练,让妇女学习一些谋生技能。阿蓝最喜欢晚上看电视。

* * * * * *

经过九个月的摧残,在阿兰的脸上,只剩下呆滞神情,没有笑容,有的只是皮疹。
十五岁的阿蓝几乎失去了一切。她失去家庭、失去童年、失去纯真无知的快乐;她一度失去自由,也失去尊严,失去价值;她失去对人的信任,也失去了健康。不知道她所感染的病毒,会否很快地夺取她最後所拥有的生命,一个年轻的生命。

对未来,阿蓝感到茫然,她想回家,可是志愿工作者联络不上她的父母。她不知道可以做甚麽。“我想工作,但我不知道可以做甚麽。”

一般泰国农村女性都在十九岁左右结婚,可是阿蓝说她不想结婚,她对男人没有兴趣。可是,如果她的人生不是如此的话,她其实希望有孩子的。“不过,现在我恐怕不能照顾孩子了。”阿蓝悄声说。

数月後,阿蓝要求回家探望父母。离开後就没有再出现,也没有了音讯,在茫茫人海中悄然消失了。

资料及相片提供:香港世界宣明会《天国孩子》

你可以在论坛中发表不同看法

 
           
 
   
YOGA.COM.CN 1999-2005 版权 保留所有权利 This Page is Copyrighted by the Webmas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