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
生活
知识
学习
 
 
兰儿的天空
-From 香港世界宣明会《天国孩子》
 

 
谨代表yoga.com.cn向香港世界宣明会鸣谢;如果没有他们的努力, 我们不能够重新感到自己的幸福是何其珍贵的, 而故事中的每一位主人公也得不到重生的机会。谢谢!

 
 
 
 
 
 
 

“如果当年知道甚麽是地雷,如果知道它埋在那里......如果家里有足够吃的......”

没有人知道柬埔寨国境内埋有多少个地雷,只知道柬埔寨有数万名伤残人士,他们大部分都是地雷受害者。本故事的主人翁兰儿(Ros Romdol),是村落里第一个地雷受害者,当年只有九岁。

兰儿躺在床上看天花板,总觉得它好像比天还要高。“为甚麽小时候以为长大了就可以摸到天花板呢?”她常暗中这样问自己。

......

一个天朗气清的中午,兰儿的天空在电光火石间断裂了。她倒在离家门四公里外的一个丛林里,只感到天空正重重地把自己的胸口压著,她连呼吸的力气都碎了,而背心贴地的一刹那直是透心的冰冷。

兰儿想爬起身来,把散满一地的竹笋拾起来放回筐里。五公斤竹笋拿去市场卖了,可以买些菜和肉回家做晚饭。

但兰儿始终没法把身撑起来。在挣扎与一片迷惘中,她看到身边周围都是鲜红的液体,渐渐地把衣服和身体都浸湿了。身体上,有一块骨头似的东西挂著模糊的皮肉与碎布,原来是左大腿的肢干在淌血。

兰儿并不感到痛楚,只觉得鲜红的液体快要把她淹没了,而喉头却乾涸得像要给撕破了一样。脑袋阵阵晕眩,彷佛有一阵尖叫声传入耳里,有一个声音在喊:“兰儿,你怎样了?”跟著,又是轰然巨响......

......

兰儿觉得自己掉落在一堆火里,她哭叫爸妈,却连自己都听不见自己的声音。在蒙胧中,兰儿看见爸妈模糊的脸,又看见爸把妈搂在怀里,听到爸爸说:“别哭......没事的......”兰儿想开口回答,但两瓣嘴唇紧紧地黏在一起,分不开来。此後,不知是甚麽时候了,兰儿发现有几个梳辫子的脸孔围著她飘来飘去。她认得她们是平时一起玩耍的同村姐妹,她们发出叽叽呱呱的声音。兰儿很想把她们每一个捉著去辨认,将每把声音都听个清楚。兰儿心里有点奇怪,似乎当中没有她最熟悉的那一个。直至兰儿终於清清楚楚地看得见每一张脸时,她发现同村最要好的大姐姐阿唐躺在隔邻的病床上。

“爸爸和我在丛林里找到你俩。医生说你们会没事的。”妈妈轻轻地抚著兰儿的头发。

兰儿眼睁睁地呆了。她想搂著妈妈大哭;她想问妈妈她的左脚会不会回来;她想下床去玩;她想把唐姐姐也一并扯下床,到外面有花有草的地上玩捉迷藏。然而,兰儿发觉自己的身体根本无法移动,她被大块小块白中有血红的东西覆盖著。而她的小脑袋竟是从来未有这般的痛过。

......

“唐姐姐,你身上还痛吗?”

“别担心,也许再过几天你也可以坐起来了。”

“唐姐姐,你别哭呀!”

兰儿听不到唐姐姐的回话,也觉得自己的眼前模糊起来了。唐这几天常独自流泪。她的妈妈来探她,可是唐见了妈妈哭得更加厉害。同村的姐妹来探望她们,兰儿跟她们说说笑笑,觉得日子好过了一些。而唐呢,似乎没有答上一句。

一天早上,兰儿满脸狐疑地问妈妈,妈妈在她的身边低声说:“孩子,唐姐姐不结婚了。”

兰儿想不通不结婚有甚麽好难过的。不过,闷在床上的时候,她也想想将来,更免不了会对自己说:“恐怕不能再走路了,还有甚麽将来呢?”

......

兰儿在医院里住了八个月,做了截肢手术,後来又把再生长出来的骨切去。爸妈把家里仅有的财产:一辆牛车、两头牛和一头猪都卖掉了,还向政府借了一笔贷款,才凑足四十二美元,付了兰儿的医药费。在柬埔寨,这笔钱是一个不少的数目了。因此,在那八个月里,一家人都饿著肚子度日。

离开医院的那一天,兰儿使劲地撑著两根拐杖,想象那是她一双新长出来的腿。因此,以後走每一步都会是挺新鲜和有意思的。兰儿不想笑,也不想哭;只是她忽然认为自己已经长大了,不可以再在街上乱跳乱跑了。

拐杖在地上“笃”、“笃”地响,兰儿很想唐姐姐起来看看她现在的模样。可惜,医生说过唐的下肢瘫痪,若没有人扶她,她是永远无法坐起来的。

“唐姐姐,我先走了。你别著急,下一个月我会回来接你出去。”兰儿走到唐姐姐的床边,头瞧著唐苍白瘦削的面庞,说得好实在。

“走......走开......前面有地雷呀。”唐霍地伸出一双乾瘪的手,抓著兰儿的臂膊直摇。

兰儿觉得唐的指头快要掐入自己的臂膊里,已经复原的伤口恐怕要再裂开来;在她胁间的两根拐杖惶然地掉落地上。

......

兰儿早已决定不再承受肉体上的苦楚。

她本想安装一副义肢,可惜碍於需要再动手术,她宁可一生撑著拐杖过活。

兰儿心里没有埋怨过上苍,她只恨那个埋藏地雷的人,他们连稻田两旁的小路也没有放过。兰儿常反覆地想:“如果我当年知道甚麽是地雷,如果我知道它埋在那里......如果家里有足够吃的,我便不用抢著走在前头;如果那天我没有去采竹笋......”

日子当然无法回转。这几年来,兰儿从不敢跟友伴谈地雷,她怕那段可怖的经历和痛楚会随时涌出来咬噬她的心灵。只有每次探望唐姐姐的时候,瞧见她散乱的目光,不管她如何大呼小叫地喊“地雷”,兰儿的心里都只有怜惜和包容,甚至,隐约有点说不出来的歉疚。

兰儿愈来愈晓得唐姐姐的感受,尤其当要好的同村姐妹一个一个地嫁出去,每一趟都令自己的心窝向下沈。战乱时死了许多男人,兰儿知道像她和唐一样遭遇的女子,都不会有出嫁的机会了。

“我想学缝纫,但右腿总使不出力来踏衣车板。虽然现在有父母照顾,不过终有一天他们会老的......我不知道将来可做些甚麽来养活自己......我心里有些害怕......”

兰儿叹了一口气,接著把话题岔开......

资料及相片提供:香港世界宣明会《天国孩子》

你可以在论坛中发表不同看法

 
           
 
   
YOGA.COM.CN 1999-2005 版权 保留所有权利 This Page is Copyrighted by the Webmas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