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
生活
知识
学习
 
 
希望天使

-From 香港世界宣明会《天国孩子
 

 
谨代表yoga.com.cn向香港世界宣明会鸣谢;如果没有他们的努力,我们不能够重新感到自己的幸福是何其珍贵的,而故事中的每一位主人公也得不到重生的机会。谢谢!
 
 
 
 
 
 
 







“玛莉歌深信,是爱把皮礼士利的生命延续了。”


“让受苦的小孩子到我面前来。别拦阻他们,因为天国是他们的。”

在罗马尼亚康斯坦察国立医院的广场上,竖立了一块纪念石碑;碑上雕刻著的名字,是对无数死於爱滋病毒的小孩子的承诺。他们的尊严曾被埋没地下,直至他们的生命回到天上,才得以复活存留。

儿科护士玛莉歌,在康斯坦察国立医院服务了几年,对於石碑上的文字,她早已熟悉得会背诵了。只是,有时候,她仍喜欢在这纪念碑前伫足,把文字仔细地从头念一遍。曾经,在那段刚到任的日子,她蹲在碑前,用指尖轻柔地触抚碑上的文字,如天使爱怜受伤的小鹿。那时候,差不多每天早上都会发现有病童死在床上。

九一年初,玛莉歌与一队澳洲医疗人员,一行六人,从澳洲飞抵罗马尼亚康斯坦察的国立医院,展开“罗马尼亚儿童计划”。他们是首批到该国医院务的外国人。玛莉歌负责照顾院内的爱滋病童。

玛莉歌依然记得那阵阵扑鼻而来的尿臭。那一个晚上,她第一次推开病房的大门。病房内,两个值班的护士正在喂孩子吃晚餐。餐车的轮子轧在地上嘎哑地响。有些孩子不肯张开口,护士也不去哄,就由得他们不吃了;反正那两条面包也不够分给八十个小家伙。没有孩子学说话,只有他们的哭喊与尖叫声。在幽暗的灯光下,偶然有呆滞的目光瞪视著玛莉歌。

玛莉歌走到窗前,把窗帘拉开,让多一点新鲜空气透进房内。窗外,初春的夜,白雪茫茫。

玛莉歌抖擞精神。她不会忘记,九零年底,在一个彻夜无眠的晚上,她立下了心志,要到罗马尼亚照顾这群无助的儿童。

“......在罗马尼亚的孤儿院里,小孩子长期缺乏食物,导致营养不良......三四个小孩子挤拥在一张睡床上......院内卫生环境恶劣,孩子进食和便溺都在同一所房间里......”澳洲电视节目《今日时事》的旁白整晚盘踞著玛莉歌的脑海,如耳畔无休止的呼求。

她的眼前,彷佛有残存的气息在悸动;秃头下不曾闪动的大眼睛、赤裸裸的躯壳、胀鼓鼓的肚腹、软弱瘫痪的手足、还有一块瘦得像猴子脸的面庞,不停地用前额撞击床边的围栏。......终於,玛莉歌在声影错综里镇静自己:“我可以怎样照顾他们?”

以前,医院里的护理人员并没有受过专业训练,对於爱滋病亦毫无认识。院方告诉他们,小孩子患的是肝病,也没有为他们提供手套、工作袍等保护性的必需品。

玛莉歌亲力亲为,与护士、配药员一起工作,从中教导他们如何护理病童。当医院获得衣服、食物、医药用品等物资後,情况显著改善。离世的病童,由过去的每月十五人下降至四人。其实,小孩子活命的年日长了,不单因为衣食、环境、药物有较佳的供应;更重要的,是由於护理人员对他们全心全意的关爱。这些宝贵的爱心,正是以往医药物资缺乏时,无奈地给收藏起来的。

“玛莉歌姨姨,你一起来玩好吗?”小皮礼士利蹦蹦跳跳,笑著向玛莉歌跑去。

“孩子,你不累吗?”玛莉歌从沈思里回过神来,关切地问这位小病友。她拨弄皮礼士利头上的短发,润湿的汗珠,暖暖的。

皮礼士利小手上举,一把握著头盖上玛莉歌的手,转身拉她往花园里去。

皮礼士利本来不叫皮礼士利,他像医院内所有染上爱滋病的小朋友一样,进院的时候并无出生证明、记录,即使只是一个简单的名字也欠奉。皮礼士利,是医护人员给他起的,因为有人认为他长得像那位著名歌手猫王。

几星期前,皮礼士利差点因发高热而送了小命。情况危急时,护士把他放在一个麻包袋内,系在腰间,以便随身携带照顾。

玛莉歌深信,是爱把皮礼士利的生命延续了。

花圃周围,二十多个小孩子,正在与当值的护士玩追追逐逐的游戏。铃样的笑声,是怡神的欢乐颂歌。几个孩子见玛莉歌走近,便奔上前去搂抱她,斑斓的衣饰,使他们像缤纷的小蝴蝶。玛莉歌蹲著身,左拥右抱,笑不拢嘴;她感到在自己的胸前背上,都是踊跃的生命,都是温馨的情爱。

“玛莉歌姨姨,明天你早些来玩好吗?”

资料及相片提供:香港世界宣明会《天国孩子

你可以在论坛中发表不同看法

 
           
 
   
YOGA.COM.CN 1999-2005 版权 保留所有权利 This Page is Copyrighted by the Webmaster